美丽家郭欣:不看好互联网家装,要做赋能中小家装公司的服务平台

美丽家郭欣:不看好互联网家装,要做赋能中小家装公司的服务平台

在美丽家创始人郭欣看来,近年来很火的“互联网家装”是一个伪命题。 


“很多的传统家装公司都在逐渐地‘互联网化’,他们会通过百度推广或开淘宝店的方式获客,也会用微信或App做信息化管理。按这个逻辑的话,所有装修公司在未来都是互联网家装企业,但其实它们在本质上并没有脱离传统家装的属性,”郭欣在专访中说道。

 
他接着补充道:“而美丽家是一家科技公司,不是家装企业,我们要做的是通过信息技术手段为工长和中小家装公司赋能。” 


美丽家的二次转型:从家装社区往在线设计过渡、从设计向专业服务平台延伸  


·1.0版本:家装图片分类展示平台(2012年底-2014年初)  


美丽家成立于2012年5月,隶属于美丽家(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为郭欣。在创办之初,郭欣做了一个家装图片分类展示平台,希望能够为像他一样的初次装修用户提供更多且较专业的图片参考,他将当时搭建的社区平台称之为“美丽家1.0版本”。到2013年底,平台的编辑团队以及用户共上传了50万张装修图片,平台日活量在2014年初达到了10万。 


·2.0版本:提供专业服务——对接设计师和工长(2014-2016年)  


2014年,美丽家开始逐渐转为在线设计服务平台,全年共引进了7000多名设计师、覆盖了全国180个城市,搭建了高端设计交易平台以及自营管理的设计中心,将积攒的用户优势转化为服务优势,通过抽取佣金获取利润。 


同年12月,美丽家上线了“工长平台”,随后在一年内逐步完善了服务体系,搭建起用户与工长的直连平台。  


工长即俗称的“包工头”。平台能够为他们和房主提供线上担保交易、线下专业监理服务,同时还能实现先验收再付款即按服务流程分期付款(签约付30%、水电验收后付30%、泥木验收后付30%、油工验收后付10%)。 


另外,美丽家还先后开发了线上监理工长评价系统以及手机端工地管理等工具,能够提供线下专业监理服务(装修成品打分系统、验收程序)。郭欣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直接帮助用户对接设计师与工长,从而去掉装修公司的环节,来为业主装修提供全方位服务。 


而在转型的过程中,美丽家获得了两轮融资。2013年8月,美丽家获得了由微创投联合基金投资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4年7月,它又获得了由梅花创投及多位知名企业家联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为什么要做“工长”服务平台?  


郭欣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他的创业初衷,“ 我想通过搭建直连平台的模式,为工长提供较强的业务整合能力,并逐步在家装行业建立起一定的规范性,”郭欣对亿欧记者说,“这个行业里有很多做直营或装修的大公司或经销商,但美丽家想做一家为中小家装企业或个人的赋能平台,这件事在我看来很有价值。” 


毫无疑问,装修企业的营收肯定比平台的营收要高得多,而郭欣关于“规范化”和“赋能”的一段自白听起来有些理想化。 


·提供第三方平台的背书,让更多工长得到用户的青睐  


像是看出了记者的些许不理解,郭欣在采访的间隙给我们放了一段10分钟左右的美丽家回访工长的录制音频。 


他在开始前提醒我们:“你们可以听一听这段音频,在听完之后会对工长们的生存现状多一些真正的了解。” 


“每次听完工长的反馈后,我都会觉得有些触动,”郭欣说完后稍微停了两秒,然后告诉记者:“这就是美丽家想改变的事情,我们想通过第三方平台的背书,让用户和工长直接建立联系,减少装修过程中的‘层层转包’和不规范的获利现象,更好地为他们‘赋能’,尽自己的绵力让工长更轻松地获得用户、管理工人。”


郭欣说的“赋能”,究竟是什么?  


郭欣随机选取的音频的主人公姓孙,来自辽宁。孙工长在音频中谈到了“挂靠”在装修公司的工长的生存现状。“我们以前跟着装修公司做是要交服务费的,不光如此,装修公司还会扣装修款,把能用于装修工程的款项进一步押低,“他说,“在很多时候,这是导致有工人偷工减料的情况发生的原因。” 


从孙工长的讲述和郭欣的坦露中,亿欧了解到美丽家为工长以及中小装修公司赋能的四大方式: 

 
①提供资金托管和三方协议,同时还能进行分期付款。A.资金托管能够保障施工方和房主之间的“信息对称”。美丽家会在装修前提供房主、施工方和平台的三方协议,款项以及支出趋于透明化;同时也能为用户提供资金托管的功能,房主对各装修节点满意后再进行真正的付款; 


B.砍掉多余的转包环节,使工长获得更多收益。由于平台会直接让用户与工长对接,不会像传统装修公司一样收取大量佣金和回扣,反而砍掉中转环节,用户能因此节省施工费,工长也会因此获得更多的收益。而美丽家通过服务收费、不直接抽佣,这在一定程度保证了平台的中立性; 


②第三方平台的背书和服务能力。A.提高接单量。在不需要扫街、扫一个个小区的情况下,工长能够在成为美丽家的会员后,通过工长推荐制、派单等体系促进接单量的提高。据孙工长表示,加入美丽家后,他在年初的2个工作月内通过平台接了6单活,而他去年全年的接单量只有18单; 


B.帮助工长和中小装修企业提高工作效率。正因为美丽家能够带来客户,工长就可以有更多时间用于工人管理和工程验收等过程,不再需要经常外出跑单子; 


③在技术方面,美丽家能够提供全景VR样板间的展示以及装修管家SaaS软件,后者能够帮助工长管理工地。未来还将借助平台积累的数万名工长以及近万个装修案例构成的  大数据  ,进行更多软件方面的迭代。


比如,以往房主很难真正把握传统户型测量生成的设计图,但VR样板间的展示能够帮助他们得到非常直观的认识,从而使工长们更好地获取客户并判断用户的喜好; 


④此外,平台还会向工长提供家居以及建材类产品。美丽家平台在2016年底上线了美丽家商城,而这能够方便工长通过平台上的厂家或商家进行主材代购。 


从专业服务过渡到“赋能”:VR样板间和工长服务逐渐会替代低端设计师  


现如今,美丽家主要的业务围绕“工长”以及“中小装修企业”来展开,而设计师已不再是平台主推的服务。

  
郭欣说:“VR样板间的火热对设计师造成了较大的冲击,我们平台上的设计师原本就是为房主提供‘付费设计’的。而样板间上线后,很多用户发现其实大多数户型的布局设计化可以由工长参考样板间的方案加以解决,并不一定需要用到设计师的‘美学设计’,他们就不愿意再请人做付费设计了。”这同时也是美丽家不再主推设计服务的原因。 


“不过,这不意味着设计师没有市场了。”郭欣补充道,“以后中高端的室内设计师还是有较大发展空间的,但我认为水平较一般的设计师有可能会被逐渐淘汰。” 


美丽家的3.0版本:要构建家居装修服务生态系统  


在郭欣看来,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初上线的商城和VR样板间恰恰能够成为美丽家3.0阶段的生态入口。而美丽家3.0版本的画像就是一个家居装修服务生态系统,通过VR样板间案例的增多、入驻商城厂商的数量增长,从而围绕“用户”和“工长”两端打造闭环生态链。 


“我们想把美丽家搭建成一个互联网平台,从而形成一个大规模个性化服务网络。”郭欣说。而平台今年的目标是让5000家建材家居供应商入驻美丽家的商城,从而全方位提升平台的能力,这也是美丽家2017年“赋能”战略计划中的重要布局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美丽家在2017年将集中向有门店的中小装修公司发力,赋能的对象不再仅仅是“工长”,而是要逐步提高中小装修企业在服务端的占比。郭欣的目标是在两年内在全国招募5000家中小装修企业(或者说针对有门店的工长们),并为他们提供会员式推荐服务、店面物料以及系统培训等内容,从而真正地提升平台的能力。 


现如今,平台主要的优势在于数据的沉淀。据郭欣表示,美丽家目前每天的工长日活跃用户有数千名,月活跃用户上万名,均为年产值100万-300万左右的中小型装修企业或工长团队,而这些团队既有能够做整屋装修和局部空间的,同时也包括能进行厨房翻新和卫浴翻新的专业人士。 


当下,入驻美丽家平台的工长已覆盖了全国超过300个城市。此外,美丽家还拥有超过50万张装修图片和超过8000个装修案例。而这些都为美丽家构建3.0生态入口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不难看出,郭欣的目标十分明确——搭建平台型生态闭环,从内容平台到专家平台,再逐步往生态平台发展。而美丽家由始至终搭建的就是平台模式,希望在为供给端“赋能”的同时,以此来缓解家装行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在他看来,家装服务一直以来都存在着固有的大规模交付瓶颈,99%的家装公司必然做不大,也不足以影响整个行业。这也是他一再强调未来只有“装修公司”和“平台化公司”两类企业的原因。 


“互联网真正能改变家装行业的属性在于连接和建立市场秩序和规范,而这些只有互联网可以做到。”郭欣在专访的最后告诉记者。希望他的愿景在未来能够得以实现,尽管这是一件很难只凭“一己之力”来完成的事。 

作者: | 转载: 亿欧网责任编辑:小天
0
  • 互联网家装,家装平台,美丽家,郭欣
发表评论